首頁>城市 > 正文

龍潭村: 從貧困村到網紅村的文藝復興之路

位于福建省寧德市屏南縣熙嶺鄉的龍潭村,是福建省的省級傳統古村落。在屏南縣傳統村落文創產業項目的帶動下,這座村落從兩年前的不到200人、帶著“貧困村”帽子的空心村,實現了華麗轉變。如今,這座傳統村落入列第二批福建省級傳統村落。

 
               龍潭村1
                                   修復前后的龍潭村。(李銳攝)

               龍潭村2

        龍潭村古民居改造為文創空間,豐富了人們的文化生活。(李銳攝)

     原標題:龍潭村: 從貧困村到網紅村的文藝復興之路

  初秋時節,隱匿在山巒深處的龍潭村被陣陣桂花的香氣和水霧圍繞。在暖陽下,青石板路,小橋流水,沿溪而建的民居,“穎水三墩駐、西溪七拱橋”的美景,讓人流連忘返;古廊下、老宅前,木工師傅正在修整古色古香的梁椽,路邊安詳的老人拄著拐杖樂呵走過;小橋旁,大人小孩撐起畫架,用畫筆描繪著眼前美景。

  然而,誰曾想,這座被綠水青山環繞的傳統村落在兩年前還是不到200人、帶著“貧困村”帽子的空心村。如今,位于福建省寧德市屏南縣熙嶺鄉的龍潭村入列第二批福建省級傳統村落,實現了華麗轉變。

  盤活古物延續了村莊文脈

  地處熙嶺鄉東南部的龍潭村是福建省的省級傳統古村落,據龍潭村黨支部第一書記夏興勇介紹,這里文化底蘊深厚,村落保存相對完整,房屋建筑風格鮮明,非物質文化遺產“一臺戲、一壇酒”獨具特色。

  隨著時代的變遷,由于人均耕地面積較少,越來越多的村民選擇外出務工,讓原本1400多人的村莊一度只有200多人留守,一座座老宅曾因年久失修,只余殘垣斷壁。

  “我們村原來有120多棟明清建筑,由于建造年代久遠,并不適于如今的人們居住,繼續保存又需要重金修繕,拆除重建又于心不忍,取舍之間,只能看著古民居被歲月慢慢侵蝕。”夏興勇說。

  近年來,為了推動文創產業扶貧,屏南縣因村施策、創新實踐,闖出了“黨委政府+藝術家+農民+古村+互聯網”的“屏南文創”模式,民居文化成了其最具魅力的部分,這也讓許多村民對龍潭村的復興有了信心。

  在屏南縣傳統村落文創產業項目的帶動下,2017年5月,龍潭村開始實施文創產業助推鄉村振興計劃,引進文創和專業設計人才,組建民間工程隊,先后對60余棟古宅進行重新設計和修復。

  “針對古宅多為土木結構的特點,我們聘請老工匠藝人,采取傳統工藝進行修復。”夏興勇告訴記者,傳統民居是當地村民的時代記憶,是一筆可貴的精神財富,它承載著村莊的靈魂,延續著村莊的文脈。建新中如何守舊,革故后怎樣傳承,這是不得不面臨的現實問題。

  “因此,我們在聘請老工匠藝人的同時,由村子里統一采購原料,這樣不僅節省了開支,也以“拯舊如舊、保持原貌”的原則,修建如初。”夏興勇說。

  除了對房屋進行修繕,為了盤活文化遺產,龍潭村在古村落修復的過程中也注重傳統文化的挖掘傳承。夏興勇介紹,目前,龍潭村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四平戲唯一留存的地方,這個劇種沒有曲譜,只有少數的手抄劇本。數百年來,它就依靠著農民藝人口傳心授得以傳承,隨著時光的流逝,這個劇種日益衰落。為此,龍潭村建起四平戲博物館,復興“戲窩子”,戲班子重新開班。

  屏南紅曲制作與黃酒釀造技藝作為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是龍潭村家家必會的手藝。如今村里也建起了黃酒博物館,傳承酒文化。

  “移民”助古民居

  顯復興之態

  除了文化的傳承,在保護古民居的過程中,龍潭村創新推出“認租15年”運作機制,以吸引社會資金修繕古民居。“誰租房誰修繕,與租客簽訂15年合同,15年內每年每平方米只收3元錢租金。”夏興勇說,目前,龍潭村有32棟古民居采取這種做法,吸引了國內外100多人前來承租修繕古民居,長期定居。

  當荒廢的老宅被認領修繕后,既保存了村莊原有風貌,文化創新也賦予了村莊新的文化功能和價值,龍潭村顯現出由里及外的復興之態,也帶來了嶄新的旅游體驗。穿行阡陌,輾轉街巷,記者看到,龍潭村的老房子迎來了越來越多的外來“移民”,或開書屋,或建民宿,成了屋子的新主人。

  來自北京的何素珍是一名國企退休職工,當她第一眼見到龍潭村就愛上了這個地方,并在村里租下一幢廢棄多年的老院落,花了近40萬元改造成文創空間,名為“悠然之家”。

  她告訴記者:“這里的民風淳樸,人情味濃,相處交流十分融洽自然,不感覺有絲毫隔閡。”在村里,何素珍和村民一起從零基礎開始學習油畫,邊畫畫邊經營文創空間。

  像何素珍這樣的新移民在龍潭村隨處可見。來自江西的曾偉也是新移民的一員。“我和朋友合租了一幢古民居作為文創空間,名為‘靜軒’。還與妻子租下了兩幢,按照我們理想中的樣子改造成了書屋和咖啡屋,取名‘隨喜’。”曾偉說,白天,他的妻子去村里小學支教,而他或是創作或是向老鄉們學習種菜、釀酒技藝;晚上,他和新村民們哼上幾首流行音樂,和老村民們唱上幾段“四平戲”,日子過得悠閑自在。

  “品一壺香醇的黃酒,聽一曲溫軟的四平戲,看一看潺潺流過的溪水”正成為村子里新老村民共同的生活方式,而這一切的改變離不開政策的支持。

  據了解,屏南對文創產業起到引領或重要影響的藝術家給予資金、設備支持,對取得重大成效的給予獎勵;對長期在屏南駐村從事文化創意產業的藝術家、工作室,能產生一定帶動效應的,給予1至3年的租金補助或房租補貼。

  夏興勇說:“我們先引精英再引資金,我們對每個想入住的創客都嚴格考量,必須是年輕有活力、能相互融合共發展的人,這樣的人才能推動鄉村可持續發展。”

  為了留住“新村民”,龍潭村兩委從小處入手,給他們發放居住證,提供無微不至的照顧,讓其有歸屬感。來自英國的定居者布萊恩感慨地說:“我去過世界許多地方,我覺得這里的生活最和諧!”

  新業態讓貧困村煥發生機

  人來了,村活了。如何能讓老村子有新的生活和新的業態,這成為龍潭村下一步發展的重點。

  “我們在村里建起了畫室,不論老幼都可以到這里免費領取繪畫工具,免費學畫畫。”夏興勇告訴記者,隨著村容村貌的改變,現在的龍潭村在藝術愛好者眼中是一個處處是美景的寫生和攝影首選外景地,慕名而來的文創工作者不僅將更多的文創產業帶到龍潭,也將村里的休閑旅游業帶上了新的臺階。

  在龍潭村,記者看到不少古色古香的民居搖身變成了極具閩南特色的民俗,依溪而建的小樓變成了帶有現代氣息的咖啡館、酒吧。此外,村里還建設有公益藝術教學中心、圖書館、美術館、音樂廳等一批文化休閑公共設施,搭建了古村的文化平臺。用夏興勇的話來說,開發文創產業帶給了龍潭人新的生活。

  “文創團隊的植入,是通過藝術家的眼睛發現被我們忽視的遺產價值,也通過藝術家的思維拓寬了村民的發展思路。”龍潭村村委會主任陳孝起說,隨著新村民們來到龍潭村,老村民們在思想上和生活方式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我在這住了大半輩子了,怎么也想不到還能過上這樣的好日子。”50多歲的陳孝高家里的百年老屋如今十分熱鬧,他與妻子辦起了民宿,生意紅火,看著舊房子變成“聚寶盆”,陳孝高的妻子喜上眉梢。

  據了解,龍潭村已有80幢古民居進行了修復性建設,既保存了村莊原有風貌,又發展起書吧、咖啡屋、民宿等新興業態。每逢雙休日,龍潭村廣場都停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旅游大巴。許多在外的村民和大學生開始返鄉創業,他們或出租閑置院落,或成為文創項目員工,或自營餐飲、民宿、傳統手工藝等項目。

  “我們利用兩年的時間完成了從貧困村到文創村的轉變,民居文化的興起,給龍潭村帶來了可觀的經濟效益。新老村民的共存共生,讓原本死寂的龍潭重新煥發了生機,也給鄉村發展打開了一條新的思路。青山依舊,黛瓦如故,與絢麗油彩交相輝映后,終將是一個不一樣的龍潭村。”夏興勇說。

責任編輯:宋紋紋
免責聲明:齊魯財富網發布文章來源于互聯網或部分原創,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并不代表本網站立場,也不對任何第三方構成投資建議。本網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或違規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竭誠配合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研究報告

會議活動

20码公式规律大全